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顺祥传奇 新闻中心 预测范围 案例展示 易学培训
顺祥著作 经典论文 荣誉展示 淘宝书城 学员天地 新浪博客 联系我们
•  二Ο一七新春致辞  八卦为您预测和调理鸡年的运气 新年致辞 •  《北京大学易经管理智库研修班》如期开班了•  《北京大学易经管理智库研修班》圆满结业• 流年卦帮您实现羊年的人生目标
最新动态
·二Ο一七新春致辞
[01-23]
·八卦为您预测和调理鸡
[01-23]
·李顺祥评注[命理八字篇
[11-23]
·李顺祥评注[命理八字篇
[11-23]
·李顺祥评注[命理八字篇
[11-23]
·李顺祥评注[命理八字篇
[11-23]
·李顺祥评注[命理八字篇
[11-23]
易学培训
·李顺祥老师系列著作征
[12-04]
·易学培训
[03-24]
·易学行业的经营之道
[02-26]
·李顺祥老师的面授班
[02-26]
·论易学面授班之长短
[02-26]
·李顺祥老师的函授班
[02-26]
·漫谈传统易学函授的失
[02-26]
经典论文
·看风水知企业兴衰
[02-03]
·四柱干支十神 透视多
[09-01]
·漫谈姓名学
[06-02]
·卦象神妙 如临现场
[04-05]
·五行特性的功用及其操
[05-18]
·风水学漫谈
[03-29]
·漫 谈 命 理 学
[03-02]
首页 > 顺祥论文

命理学是迷信还是科学?

时间:2014-02-28 12:42:04  来源:  作者:

    命理学是迷信还是科学?-有三种答案: ① 是科学; ② 是迷信; ③ 拿不准。我想先给大家讲几件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1、1994年,我在陕西从事专业信息预测,农历三月的一天,一位名叫吴朝虎的先生听别人说我测得准,便专门找我求测。他在邮局工作,当时财运不错,发了一大笔财。常言说财大气粗,什么事也不在乎,加之他历来不信人有命运,对算命不过是当儿戏玩玩而已。这种人我见多了,也不怪他,我说:“你说说你的出生年月日时。”
  他说:“我是一九五三年农历腊月十三日傍晚出生的,你算嘛。”
  我立即在脑中排出了他的四柱:
  癸巳  乙丑  癸酉  辛酉
  1994年大运辛酉、小运庚辰,流年甲戌,推出其未月有死亡之灾。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并劝他解灾,可他却不以为然,他对税务所高女士说:“四川那个算命的,给我以前的事倒是碰准了,说我今年六月有灾,我才不信哩。”
  农历六月一日,人们纷纷传言吴朝虎骑摩托车被撞死了。我心里一震,立即亲自查访凶讯是否属实。事情经过原来是这样的:农历五月三十日(小暑早过,巳交未月),吴骑着一辆摩托车,快速地行驶着,马路上的人看见他头偏向一边,好像在聚精会神地想什么,因他是跑生意的,猜他或许是在算帐。忽然“轰”的一声,吴连车带人撞着了马路边一辆停着的汽车尾部,由于摩托车的惯性大,人车一下子钻到车厢底下。当时吴先生连叫也没叫出声来,便昏倒在地。他的头部严重受伤,鲜血流了一地。人们立即将其送到医院抢救,晚上还作了开颅手术,但因伤势太重,医生也无法起死回生,吴于六月初一不幸停止了呼吸。
  我为没能说服他解灾而心里深深自责。他年富力强,事业如意,家资雄厚,顷刻之间全都成了死不带去的他人之物,令人叹惜!
  此事的发生,使人们对命理预测更加信服。从此以后,找上门来求测的越来越多,往往得提前预约,排队等候。我本是外地人,虽然我收费的标准比当地算命的稍高,但他们都愿意找我测,有很多顾客因为我给他们预测准确,解灾又见了奇效,所以事后执意送给我不少谢礼,推也推不掉。方圆几百里的人都把我这个外地人当做他们的朋友。不少人几百里远专程赶来,要我为他们指点迷津。由于有了点名声,当地的算命先生都希望我能教点给他们,当然我也不会让他们失望。有的同行遇上外来的求测者,便冒充我的名义,以图多挣几个钱。
  那里的人,原来有许多本是不相信算命的,我在陕西搞了那么多年的专业预测,他们由不信变成了笃信。说:“算命这玩艺,水平差的胡言乱语,技术过关的确实还算得挺准。”
  2、1997年5月21日,一位从安徽来到咸宁市邵伟华易学研究服务中心求测的朱先生,点名要我预测。他老婆也在学算命,他想知道算命到底有多高的准确性。远道而来,不用说是抱了很大希望的。他先报出一个女人的出生时间(农历一九七0年冬月初四辰时)让我预测。他问:“测不准,能不能退款?”“当然能。”被测者本人不在场,这位先生是想探探我的深浅。我不动声色地推算片刻,第一句话告诉他:
  “这位女士曾患过眼疾。”
  “您看在哪一年?”
  “1991年。”
  朱先生开始兴奋起来:“对!这年因眼病开刀。您看是在这年的什么时候?”
  “夏天。”
  “对,在五月。”
  我又说:“她的兄弟姐妹中有夭亡之人。”
  “夭亡之人排行第几?”
  “老大。”
  “为何而死?”
  “不是因精神病,就是因头部受伤致死。”
  “对对对!他是个疯子,正是因车祸撞伤头部致死。”
  朱先生折服之余,要我讲讲是怎样推断出来的。我见他也是个命理爱好者,便给他讲了推断的思路。
  原来,这个四柱是他妻子的。他想知道算命到底有多高的准确性,所以特地来试试,测完其一生命运之后,他又要求我测他本人的命运。通过这次预测,他进一步增强了学好命理学的信心。临走还在“中心”给他的妻子买了一些命理学书籍。
  3、绝大多数算命者,都是算活人,而绝少算死人。长期从事专业,真是什么样的四柱都可以遇到。我十多年来,年年都遇上别人拿死人八字来试探我。你算出这是死人八字,人家更加佩服。按一般的江湖规矩,死人八字是不宜算的,说算了运气不好,其实这也未必。我知道求测者这样做,一般无非是想考考预测者是否有高超的技术,有的也是为求证一下此人该不该死。测死人八字,无异于擂台比武,命主到了寿尽之年,你还在往后算,人家就会讥笑你,说你技术太差,骗人,这比给活人测八字风险大得多。1997年,我到咸宁预测部工作时,就测到几个死人八字。明明知道人死了,其家属却愿意掏一笔预测费来求测,当然也各有各的动机。
  1996年底,一位从吉林省吉安市来的姜先生,在“中心”财务室交了四个八字的预测费,拿着票找我预测。他先在表上写出一位先生的生辰时间,写时把生辰的“时”字写成了“月”字,他自己涂掉后重新写在旁边,我抓住这个外应,迅速在脑中将其命运推断了片刻,对他说:
  “你算什么呀,这个人已经死了!”
  姜先生一时瞠目结舌,过了一会儿又问:“你看他死在哪一年?”
  我知道他是有意考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心慌意乱,怕自己测不准,失去自信,那就糟了,因为我早就把死亡时间推出,所以不慌不忙地告诉他:
  “1996年。”
  “哎呀,行了,行了!就凭您这两句就够了,别的就不必再测。这个人是我哥,因心情不好,借酒浇愁,酗酒过度导致酒精中毒而死。李老师,说实在话,我听说您是这个“中心”的最高手,才专程赶来找您的。要是您测不出我的这个哥哥已死,其余三个八字我就不测了,退款走路。想不到一下子就被您点准了!实在是神算!”
  4、1997年6月底,咸宁宾馆一位经理领着一位民政局的先生和另外两位女士一齐涌进我的预测室,要求测一个四柱。我见这么多人一齐来,必不寻常。他们都是咸宁本地人。民政局那位先生报出一个男人的出生时间:农历一九四四年的九月初九日亥时。我不动声色地在脑中排好四柱、大小运和小限迅速推演着。推到1997年,我发现命主出了大问题,断定此人最近已死。考虑到这么多人来算一个死人的八字,肯定有不寻常的目的,不便过于唐突,于是便婉转地对民政局那位先生说:
  “这不是您的八字。为什么现在才来算?”
  “怎么了?”他们异口同声地问。
  我说:“此人今年夏天有极凶之灾,恐怕过不了关。要是提前测出,提前化解,可以有救,可惜现在晚了!”
  众人一时间默不做声,表情各异。好象有的觉得此人死得可惜,有的认为此人寿命尽了该死,死者的两个女儿则面带悲伤之情,告诉我:
  “您测的这个人是我父亲,刚刚去世,还未下葬。”
  他们认为此人无病无痛,突然而死,感到可疑,但又找不到原因,所以特来测算。问及死因,因牵涉到官司纠纷,对他们不便相告。我对死者的女儿说:
  “你们拿死人八字来找我测,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惜你们来得太迟了,如能提前进行预测,你们父亲的死亡之灾,完全可以化解。”
  5、一九九六年底在湖北省鄂州市邵伟华易学研究服务中心举办“中国首届周易应用学术研讨会”期间,国家人体科学领导小组叶梓铨先生和张炳路先生让我当面测了两个四柱,他们为此深深折服,感到命理学确实是一门值得研究的人体信息科学,并给研讨会题了词。
  当时参加研讨会的一些学员,争着找我预测,这样,短短的几天我便出了点小名。邵伟华先生知道后,将我找去,报了几个八字考我,其中有个是小孩八字。我说:
  “这个八字我不算。”
  “为什么不算?”邵先生感到奇怪。
  “因为这个八字是人造的。”
  “什么叫人造的八字。”邵先生望着我疑惑地问。
  “就是说这个小孩是人为选时间剖腹产的。”
  “人造的八字也能算出来?!”邵先生惊奇而兴奋地说。
  后来知道,这个小孩就是按邵先生预先择好的出生年月日时,到医院剖腹产的。
  当时邵军女士也报了个小孩八字让我测,我说:“这个小孩是这家生那家养。”实际上,那个小孩还是婴儿时就被遗弃,是养母从街道上捡来的。为此,邵先生特地聘请我在他的“中心”担任预测师,后又委任我为预测部经理。
  通过这几件真实的事,对命理学到底是迷信还是科学的问题,你是否可以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呢?
  学过并懂得命理的人或找过命学高人预测过的人会肯定它是科学。这部分人占少数,因为在我国十多亿人口中,到目前为止,学过并懂得命理的不足千分之一,命学高人更是凤毛麟角。由于历史的原因,祖国神秘文化被长期禁锢,几十年来,命理学也一直被斥为封建迷信,列为扫黄对象,人们不敢进行研究,不知道命理学的内容、功用、价值,只知道它的代名词叫“封建迷信”。“众口铄金,积非成是”,大热所趋,少数人争辩起不了作用。关于命理学是迷信还是科学的论战,虽然没有象外国科学中“地心说”与“日心说”的论战那么残酷惨烈,但给研究命理者扣上“搞封建迷信”这顶大帽子也让人不寒而粟。正因为很多人对命理学不了解,又长期受社会舆论的影响,所以不问清红皂白地人云亦云,说它是封建迷信。这便是第 ② 种答案的来源。还有一些人,对命学虽然没有专门研究过,但找别人对自己命运用命理预测方法进行推算过,发现确确实实能测准一些事,但准确率有不十分理想,所以半信半疑,拿不准是迷信还是科学。
  得出这三种不同的答案,主要是由于各自对命理学的认识深浅不同所致。也有极个别的所谓“专家”,对命理学也曾研究过,但由于抱有成见,浅尝辄止,没掌握命理学的精髓,给人预测准确率不理想,于是就斥责命理学是迷信。这实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轻率作法,在学术研究上是绝不可取的。

  四柱预测俗称为“算八字”。自从“算命术”开始流行后,从古到今,凡是中国人,上自帝王将相(现在的高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没有去算过命的恐怕千人中难寻一人,就是算命被严禁的“文革”期间,民间也一直流行不绝,不少当官的虽然口里喊着扫“黄”,但还是悄悄找算命先生测算,生怕自己有意外之灾,丢官失职,可见命理学对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强大的吸引力。如果说“算命术”是骗人的,那也只能骗得了傻瓜,骗不了大多数的聪明人,能骗得一时,难骗得一世,能骗得一世,难骗得二世、三世、四世……然而,算命术上千年一直流传不衰,禁而不绝,不正说明其自身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吗?如果说算命术是骗人的,我们的祖宗甘愿骗自己的后代,并代代相传吗?历代有卓越政绩的帝王,都有能掐会算、精通易理命理的预测大师作高参,当军师,难道这些帝王愚昧无知而专门找人来骗自己吗?秦始皇搞文字狱,焚书坑儒,搞得那么过火,却没有动《易经》的一块竹简。有人看不起搞预测的,说他们是实在找不到事做才操此业的。纵观历史上如伏羲、周文王、诸葛亮、郭璞、鬼谷子、李虚中、李淳风、袁天罡、刘伯温等等精通五术的人,不是被人瞧不起,而是一般人瞧不够。如果你否定术数预测,但你应该知道上述这些人都是真实的历史名人,您想否定术数预测,但你应该知道上述这些人都是真实的历史名人,你能否定历史事实吗?
    我国中医学的理论就是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的。中医与命理同出一源,所以中医学上的干支五行所代表的人体器官与命理学中干支所代表的人体器官相一致,而且用命理推断人体疾病比中医更具神效。运用医学手段诊断近期疾病较容易也较准确,但要推断某人过去发生过什么疾病,将来还会发生什么疾病,恐怕就比较困难了。并且用医学手段诊断疾病需要借助医疗器械甚至化验设备,费时费神费钱。而命理学在这方面就可以大显神通,只要知道人的出生时间便可以很快推断其一生过去、现在、未来的疾病发生时间、种类、轻重程度,在目前,这是运用其他任何科学手段所无法达到的。对人体意外事故的发生,运用其他科学方法也难以预知,而用命理学却能准确推断。对一个陌生人的性格进行推断,只告诉其出生时间,不让其与你见面,你就是心理学家,也无法准确推断。人的寿命,用现代科学手段也无法推断,而命理学(包括其他术数预测)却可大显神通,知前预后,为人们指点人生道路的迷津,趋吉避凶,引导人们改良自己的命运,创造幸福美满的生活,开创辉煌的事业,推动社会的前进。所以,命理学作为一门古老神秘的人体信息科学,值得我们高度重视、深入研究和大力开发应用。
  误认为命理学是迷信,这也不足为怪。人们认识事物总有一个过程,观察事物的角度不同,认识事物的深度和广度不同,体验不同,就会得到不同的结论。对命理学持半信半疑态度者至少要占一半,这也是取决于他们的自身体验。命理学是一门博大精深的科学,从事命理预测者不但要有扎实的命理学理论基础,而且还要具备形象思维、抽象思维、逻辑思维、灵感思维、创造思维等多种思维能力。并且需要将多种思维交织贯通、灵活运用,才能真正掌握命理学的精髓,才能准确地推断各种人体信息。但实际上,由于人们的成见,命理学未能登上大雅之堂,爱好者虽多,系统深入地研究者却少,加之学术交流的环境也不太理想,所以真正精通命理学者少之又少。民间操算命之业者,绝大多数(非指全部)技术水平低下,预测准确率不高,这就难怪人们半信半疑了。但是,这类算命者不能代表命理学本身,就象庸医不能代表医学本身一样。只有具备精湛预测技术的命学高人,才能为命理科学的代言人。但这种人如凤毛鳞角,毕竟太少。一般人别说要求他给你测一测,就是见他一面恐怕也难有这个缘份。有的高人看破红尘,隐居僻野,不图名利,所以你连知道他的名字也不容易,而少数有缘得其亲自预测、指点迷津者,则深感命学神奇准验,笃信不疑。这就是少数人相信命理学确实是科学的原因之一。毛泽东说过: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变革梨子,亲口吃一吃。我们知道梨子也有很多种,有的味酸,有的味甜,未成熟的梨子(水平低下的算命者就如未成熟的梨子),其味就是涩的。如果你只尝过酸味或涩味的梨子,就认为梨子没有甜的,那就错了。所以我们对待命理学的看法,不能象盲人摸象那样以偏概全,以点代面。
  有的人对命理学的偏见可谓根深蒂固;他来算命,你给他算了五十条,有两条没算准,他就以这两条为把柄,说算命骗人,而他去医院治疗,先后换了十个医生,最后一个才把病诊断出来,他并不说医生骗人,更不会说医学是迷信。很多人对科学的概念,本身就不明确,认为看得见摸得着的才叫科学。命理学属无形科学,看不见,摸不着,他就不相信。这种人其实是自己的思维方法有缺陷,认识水平有限。在比较落后的农村,有的农民缺乏物理学知道,在没有见到电视以前,不相信一瞬间就能在电视机屏幕上看到远隔万里的人在干什么,来无影去无踪的?你对他说是因为空中有电磁波传送图象信号,他一看空中什么也没有,什么波不波的,他还是半信半疑。这就是知识贫乏的表现。这跟有的人对只有天干地支二十二个字就能推断人的吉凶祸福感到不可思议因而半信半疑的道理一样。在他们眼中,天干地支二十二个字就只是单纯的二十二个字,不知道是宇宙间的万事万物的基本能量信息符号,更不知道通过这些能量信息符号变化无穷的组合(实际就是能量的组合变化)就可推演出事物运动变化结果的信息。所以,要认识命理学,首先得认真研究它,运用它。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最近几年,在国际易学热潮的推动下,我国在一定范围内也掀起了一股易学热。在部分地区成立了易学研究和应用的学术团体,并面向社会为民众服务,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起到良好的参谋作用。为此,越来越多的人对祖国古老的神秘文化逐渐产生了兴趣。

 

 
李顺祥易学网营销中心(淘宝店)|李顺祥易学网的博客|张志春易学网|国际易经科学院|北京联合大学应用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易学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重庆顺祥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渝ICP备15000279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未来国际大厦27-2
电话:023-66036058 66029043 传真:023-61805874
邮编:400020  邮箱:Lsx1976@21cn.com
李顺祥易学网 顺祥咨询公司